你吃过炸小肉丸吗

减肥,不吃肉丸了。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


唐昊和孙翔交往了这么多年,从籍籍无名走到夺冠封神,一路光辉灿烂阴暗风云都是两人互相扶持着鼓励着走过来的。

可他们没对彼此说过一句我爱你。

他们的感情更多是惺惺相惜,志趣相投。放在古时候就是少年意气风发鲜衣怒马伴随着嬉笑怒骂,从西北荒漠到江南水乡到处都是他们的足迹。但在现在,可能就是唐昊坐在花坛边儿上弹着织毛衣,孙翔掐着嗓子贱兮兮地唱;或者在荣耀里时不时来一把竞技场。从南京的公园到上海的外滩也有他们留下的脚印,抬脚带起薄薄一层灰,落地时又打着旋儿沉下来。

仿佛没有恋爱疲倦期,每天都是新的生活。


唐昊曾经喜欢上了摄影,半吊子摄影师最喜欢给孙翔拍照,还是偷拍的那种。

光是孙翔自己的照片就被装满了好几本相册,每一张相片都有专属记忆。那本最厚的相册封面是唐昊自己做的,用的是那一年轮回夺冠他替孙翔拍的照片,那时孙翔捧着奖杯笑得眉眼弯弯,冠军戒指被他带在中指上,整个人看起来像熠熠生辉的星辰。

唐昊还记得当初孙翔下台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唐昊!翔哥帅吗?”

帅,特别帅。唐昊心想,嘴里却说的是:“你得意个屁。等昊哥给你赢个戒指回来。”孙翔听了,把手上的戒指褪下来一脸郑重地交给唐昊:“那你先给我带上吧,我怕等你得了冠军,我就和别人跑啦。”唐昊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孙翔一眼,最后恶狠狠地把它套在孙翔的无名指上。

后来唐昊发觉相册里只有孙翔一个人,自己完全是用一个旁观者的态度来经历,而不是当局者——那个和孙翔走过放纵青春的他。甚至还有周泽楷之流入镜,占据颜值打压孙翔自尊心。于是相册被整整齐齐地码在书架上,唐昊的相机也被严严实实地锁在了柜子里。

孙翔干的。

太矫情了,唐昊想。


孙翔那时最喜欢的是弹吉他。凡是流行点儿的民谣也能哼哼几首,轮回唯一一个艺术细胞泛滥的宅男。

每到夏休期,孙翔就只身一人,背着把木吉他坐上动车晃晃悠悠地到了南京。唐昊肯定提前买好了一堆吃的,站在车站门口等他回家。孙翔最开始学吉他的时候,十个手指头都被琴弦磨的红肿,唐昊骂他笨,让他放弃,孙翔瞪大眼睛狠狠冲他翻了个白眼。

“没有追求的傻逼,是不配和翔哥说话的!”

“你这个逼装的好,我给你十分。”

孙翔会的第一首歌是小星星,弹的十分笨拙,一边唱一边弹还要停顿好几秒。唐昊破天荒地没嘲笑他,听完了也没给个评价就进了厨房,出来时手里多了根黄瓜。

“下面我采访一下你,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想见唐昊导师!”

孙翔一口咬下去,半根黄瓜就这么进了肚。唐昊笑的一脸流氓样:“唐昊导师想潜规则你,给不给?”“我只卖艺,不卖身的!”孙翔双手拢起袖子,一脸义正言辞。

“不给也得给!”导师恶狠狠地扑倒了学员,没羞没臊地生活开始了。

后来在唐昊导师的帮助下孙翔进步的飞快,每天黄昏都坐在榻榻米上给唐昊唱歌,虽然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歌词一个调子,唐昊还是听的津津有味。孙翔声音好听,后来学成自然被轮回众人封为人肉点歌台,几乎每天都要来一首。孙翔也喜欢展示,可唐昊不这么想。孙翔的歌,只有我才能听!

于是吉他和相机一起被扔进柜子里锁了起来。毛衣不织了,傻逼还是那个傻逼。

这是唐昊干的。

真矫情,孙翔想。


他们最后也没说过一句我爱你。从晨光熹微等到了夜幕降临,从日转星移等到了风华渐逝。

“谁会说啊!真矫情。”

唐昊和孙翔都这么想。


评论(13)
热度(255)

© 你吃过炸小肉丸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