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过炸小肉丸吗

减肥,不吃肉丸了。

妖艳羽皇的掌上情人(上)

*

跳进坑中来,管杀不管埋。



一.

“羽还真。你好大的本事啊?”

年轻的总裁将手中的文件劈头盖脸地扔到面前怯懦的年轻人身上。风天逸冷笑,言语间的寒意令羽还真在流火七月无端打起冷颤。他想到易茯苓前几日手滑群发的总裁文包,心里一阵怆然。

“风总,我……”
“你给我住嘴!”

羽还真悬崖勒马,继续颔首低眉装他的鹌鹑。风天逸见状大手一拍横眉立目,那价值二十万的梨花木办公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抖了三抖。

“说话!”
“……您刚刚,不是叫我闭嘴吗。”



二.

“好,很好。”

风天逸挑眉,唇角扯出一抹冷笑。羽还真不过是自己的宠物,也敢出言顶撞——看起来是平日里太过溺爱了。倏忽间计上心头,他清清嗓子,开口道。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不许撒谎。”

羽还真哪里敢揣测总裁这九曲十八弯的心思,急忙应是。风天逸瞧他乖顺模样讨喜得紧,心下也舒爽了几分,懒懒问道。

“你是我的人,对吗?”

羽还真:……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好像是这样的。

三.

不对啊,我们不是应该谈工作吗。

羽还真张张嘴,正迎上风天逸那双被劣质美瞳掩盖的双眸。他竟然看出了总裁大人三分期待五分故作潇洒以及两分一旦被拒绝后就大写的倔强。

妈妈,辣眼睛啊。

冒着眼瞎的危险,羽还真战战兢兢地轻声说了句:“是。”

风天逸故作高深地按下手中的发送键,嘴角却控制不住地上扬。

手机屏幕上的收件人是明晃晃三个大字:白庭君。


四.

苦是庭君苦。

彼时白庭君刚处理好自家白女皇留下的烂摊子,正准备订束玫瑰送给亲亲茯苓弟弟(不是)妹妹再升华一下革命友谊时,就收到了来自死对头的一封短信。

“From:风天逸
            本皇脱团了,嘻嘻:)”
还附赠录音一段。

白庭君握着手机思忖半晌,给方夜彦打了第二个电话:“喂?刚刚的花给我换成花圈,对,送到风天逸家里。”

“写什么?”
“给我写上:天王盖地虎,羽皇二百五。”

白庭君:窝控几不住我自几呀:)



五.

天凉了,让云垂破产吧。

评论(8)
热度(91)

© 你吃过炸小肉丸吗 | Powered by LOFTER